东游旅行网 简体版
首 页 ----- 目的地指南 旅行百宝箱 我的东游 东游社区
登录注册  
网友交流
照片发表
游记发表
热点推荐
自助线路
驴友沙龙
携手出游
结伴同游
聘请导游
自驾出游
评价一下
宾馆点评
景区点评
餐馆点评
娱乐场所点评
     服务台
社区管理
网络查错
社区说明
网友查询
 
張家界鳳凰公共的空間美麗的神話 作者:徒步旅遊  发表时间:2009/3/19 15:14:00

故事未必要在高潮中結束,平淡也可以是主題,走在金鞭溪旁幽幽的林蔭道裏我這麽想。

  湘西之行到此已經是尾聲了,或者說從下山的那一刻起,真實的張家界已漸漸離我們遠去了。縱是十裏畫廊奇峰異石令人目不暇接,但一路的坦途,接踵而至的人群,讓你不再有任何的懸念,少了對前景的期盼,遊興漸漸得淡去了。于是疲勞趁虛而入,席卷過來,讓你不願再去思考,于是沒有了想象的空間,山還是那些山,樹還是那些樹,全然沒有導遊說得那般詩情畫意。感謝張家界導遊楊勇與我們帶來了快樂和激情,張家界之旅是難忘的,張家界導遊楊勇的電話13974495259QQ512080702網址www.yangshizhijia.com

  在十裏畫廊旁的農家小飯店裏吃了午飯,轉車到了此行的最後景點金鞭溪。隨行了三天的導遊楊勇和我們道別,由她的姑姑帶我們完成下面的行程,而他又要陪另一批客人進山了。不知道是礙于面子還是自己真的需要, 這些天陪著這位白族的“小阿哥”導遊抽了不少的煙。從抽煙開始,我們有了很多的話題,談各自的生活經曆,談各地的風土人情。那是一個充滿活力的人,黝黑的臉龐總有燦爛的笑容,笑容中心是牙膏廣告中經常出現的潔白牙齒,你看到的是健康和自信。

  他通宵麻將白天照樣帶我們翻山越嶺;他幾天不洗澡,還會在飯前告訴我們,按土家族的風俗,飯前是不洗手的;他說他前些天帶了一個散客團,是些腐敗的警察。說起那些劣迹的時候,你會感到他的憤怒,雖然他還是有著笑臉;他說他不喜歡他的哥哥,因爲小時候沒有得到過起碼的尊重,總是被呼來喝去。說起“尊重”的時候,表情如此的嚴肅,但你還是能體會到層層疊疊覆蓋下的一顆童心。然而他終究不再是一個孩子了,說起打工時的遭遇和現在做導遊的經曆,無奈從他的心底升起,洋溢到他的臉上,打火機點亮了煙,指尖升騰起的霧代替了更多的言語,讓他看不到更美好的將來。告別的時候,重重錘了一下他的肩頭,相視一笑。說不出更多鼓勵的話語,也許他眼中的我也是需要鼓勵的。

  走入金鞭溪景區,開始有些入定的感覺,還不到物我兩忘的境界,但是腦子漸漸開始空白,只是看那山那水那樹,心裏是平靜的。早晨山頂的豪雨已經消逝的無影無蹤,但還是陰陰的天,站在小橋上的時候,聽得見潺潺的水聲,于是站定了,深吸一口氣,凝神看那山澗裏的溪水。覺得這水的清澈映入了我的心裏,沖走了雜念和怨恨,蕩盡一身攻心的急火,讓你重新作回你自己。世間榮辱興衰世事變幻,而青山不改,綠水長流,這是真實的世界,被我忽略的世界。我想其實人生本來應該是簡單的,因爲有欲所以有求,因爲有了希望所以才有失望。平日裏爲想要得到的而追逐奔波,爲已經失去的而痛心惱怒,一路走來疲憊不堪而真正留住的又有些什麽?又有多少時候像現在這般心似遊魚石邊駐,憑水臨風笑青山?

  走到金鞭溪的盡頭,遊人漸漸多了起來,聽導遊姑姑說,他們都是由此開始他們的張家界之旅。到湘西之行的尾聲,回顧這一路,發現我們都是反其道而行之,先去了鳳凰後到張家界,先上了山,最後來走金鞭溪。不過反也有反的味道,西毒歐陽鋒倒練九陰真經一樣出人頭地,WJW的《東邪西毒》裏,張國榮演的就是西毒,我想那應該就是反的味道。

>

  回到張家界的市區,開始了旅遊中比較乏味的環節—購物。很不好意思地讓一群驢友陪著我穿梭在大街小巷裏,找尋那只一路遊來,一直看到,一直在討價還價,卻一直都沒有買的手編蠟染背包。還記得那一次又一次的討價還價,從15元,12元,10元,到最低的6.5元,這次購物已經超出了其本身的意義。現在回想起來,已經成爲旅行中的另一種樂趣,這樂趣不僅屬于我,也屬于整個旅友團隊。終于我還是沒有買下這個包,在它最後的出現的小店裏,一霎那間我突然覺得,得不到的也許是我和那個包之間最好的結局。買回家後它最終還是會像我買過的那些旅遊紀念品一樣在居室的一角蒙塵,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它永遠在我的記憶裏鮮亮的活著,那五彩斑斓的手工背包,值得珍藏。

  在市區的“湘裏人家”吃了在張家界最後的晚餐,沒有了剛來時對湘菜的新鮮和興奮,我想是該到了打道回府的時候了。回程的飛機上,如在張家界的很多地方一樣陷于韓國老人旅行團中,看著大叔大嬸們將自己大包小包的行李死命塞入行李箱,我擔心著我的猕猴桃。那是臨走前在從衆心理的作用下,跟著別人一起買的。整整五斤才只有5元錢。我想它們會和鳳凰的姜糖一起,讓我的湘西之行在將來繼續。其實,心靈的旅行幾時停止過呢?曾幾何時,湘西境內落草爲寇成風。電視連續劇《烏龍山剿匪記》,電影《湘西剿匪記》都是出自這裏的一些真人真事。順著崎岖不堪的山路前行,已經無暇顧及身邊是否有美景,哼哧哼哧手腳並用爬上曾經是土匪老巢的烏龍寨,終于有了切身的體會。其實做山代王真的是個力氣活,且不說被官府追查,腦袋瓜子挂在褲腰帶上,就是下山劫個財劫個色的,運回山裏也要累個半死,即使家大業大了有了一群喽羅給你賣力,要管理好這群目無法紀的亡命之徒,沒有超人的智慧,執著的精神,過硬的心理素質也是幹不下來的。

  張家界導遊楊勇說,解放後中國最後一個土匪就在這裏活動,直到1965年才被捕正法。那厮的經曆傳奇的很,本來在解放軍集中剿匪的時候都要下山自首了。突然聽說自己地主老財的老爹被解放軍專政法辦了,一怒之下重新上了山。一頑抗就是十幾年,老婆也是下山搶來的。湘女多情啊,後來也鐵了心跟了他,還生了孩子。就在政府嚴打的時候,風聲太緊,爲了便于行動,他要殺了孩子,女人明著答應了,暗地裏悄悄把孩子送下了山。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嚴打的力度越來越強,危急關頭,那厮還是殺了自己的女人,獨自面對追捕的人群,最後被捕正法……

  坐在山頂烏龍寨的大本營舊址,喝著路邊小攤上土家的米酒,聽著這些故事,風雨中,心有暖意,有了感慨。施耐庵爲草寇們立了傳的,李敖也爲祖上出過土匪無比自豪。 喜歡《亮劍》裏的李雲龍,《曆史的天空》裏的姜大牙,因爲他們身上的那一股“匪氣”,跳出了中規中矩的框框,讓人眼前一亮,有了驚喜。匪氣也是一種豪氣,一種勇氣。敢于面對強大的主流勢力,蔑視法度和規範,走自己的路,不屈不懈的抗爭。

  烏龍寨前方數十步,是一座凸起的小山峰,名曰天波府,名字來自古往今來無數老百姓敬仰喜愛的楊家將的府第。其實匪氣不過是被一種被壓抑了的王氣罷了,一步之遙登上那天波府,看那風雲際會。匪之大者,浩然成風,複進一步,天下大同。早些年劉秀當了皇上,後來朱元璋登了基,李自成進了京,英雄,是不問出處的。
清晨,窩在山頂農家旅館厚重而潮濕的被子裏,淅淅瀝瀝的水聲讓耳朵首先醒來。房間的窗很小,灰灰的玻璃上布滿了水痕。同屋的導遊楊勇已經醒了,半坐著吸煙,見我起床,遞過一支煙,笑著說“隊長,下那麽大的雨,什麽都看不見,還遊個鳥啊!”。我先笑著接過煙,然後收起笑臉瞪了他一眼,惡狠狠地說“注意表達方式,一會你要這麽對他們說,掃了遊興,我們下了山一分錢都不給你。”

  一小時後,同樣的意思,在景區的班車上有了不同的诠釋,“山、水、洞、霧、民俗是張家界的五大特色。張家界的霧是很有名的,你們有幸趕上了這樣的大雨,才能遇到這樣的大霧啊!”楊導專業的敘述,讓人不容置疑。

  車子被濃霧和雨水密密的包裹,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倒是思考哲學問題的好時機——我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

  縱使山路蜿蜒崎岖,縱使前途隱約依稀,班車司機如有神助,左推右擋,穩穩當當地在一邊是絕壁一邊是深淵的公路上飛馳。初時你也許還有擔心和懷疑,但看著他們專注而放松的神情,心便漸漸放了下來,合上眼享受著重心忽左忽右來回漂移的奇妙感覺,渾身松弛下來,頭隨著車子的轉向像三味書屋中的老先生讀妙文時一般拗過來又拗過去。

  車到站,是賀龍公園,穿上雨衣一頭紮入煙雨中。真是什麽都看不見,除了觸手可及的賀龍塑像向人們展示著老前輩當年兩把菜刀鬧革命時的意氣風發,什麽禦筆峰,天女散花,都成了皇帝的新裝,只是導遊嘴裏蒼白的表述。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甚至讓你懷疑那些美景存在的真實性。楊導朝我詭異地笑著,我感覺就像走樓梯上金茂凱悅,好不容易到了頂層,本以爲可以登高遠眺,卻被帶進了一間霧氣霭霭的土耳其浴室,目不可及的地方“鴛鴦茶啊,鴛鴦茶啊,我愛你啊,你愛我”不絕于耳,讓人郁悶到近乎瘋狂。雨很大,雨點落在雨衣上啪啪作響,這響聲加劇了心中的煩躁。煩躁著,我們走進了天子閣。師傅們僧袍法飾一絲不苟,向有緣人傳遞著佛的信息。暮鼓晨锺,驚醒世間名利客,經聲佛號,喚回苦海夢迷人。面對佛的時候,心平靜了下來。

  J因爲有事要先我們一步下山,天子閣前7人齊集留了影。和J道別,看著消失在迷霧中的身影,想,來出遊除了飽覽風光名勝,和朋友分享人生也是極大的享受。風景固然重要,看風景的心情和陪你看風景的人才是你應該珍惜的。

  別了J,許是在天子閣裏向佛祖的禮拜感動了上天,雨勢漸漸小了。導遊楊勇建議我們去點將台碰碰運氣。于是一行人順著山路前行。路在山林裏蜿蜒,仿佛沒有盡頭,只是叢林疊嶂。偶爾會有一兩處廢棄了的商鋪。楊導說這裏原先也曾遊人如織,但是隨著其他景點的相繼開發,漸漸冷落了,商販們也隨即轉移了,只留下這些鋪面,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覺。走了許久樹木漸漸散去,眼前開闊起來,雨已經停了,只是天地還是被濃濃的霧籠罩著,讓人看不見希望。

  複行數分鍾,來到了點將台,眼前還是白紙一張,沒有半點沙場秋點兵的聲勢。無奈中童心大發,鼓起腮幫子吹起氣來,妄想通過蝴蝶效應引來陣陣殺氣,驅走這一團和氣。說來也怪,不多久,白紙漸漸被墨色化開一角,隨著風起,霧氣消散,群山盡現,如千軍萬馬頓時殺到眼前。風起之處,刀劍如林,馬快人疾車如龍。風止之時,雲生霧起,百萬雄師覓無蹤。疾如風,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孫子筆下兵家的完美狀態在這數分鍾內顯現無疑,讓人大呼暢快。

  中午在農家用餐。飯後略作休整,大家圍著火盆,偷閑小坐,其樂融融。下午再度出發,先去了烏龍寨(見倒敘湘西3-山上的土匪)。再折向一步登天。

  那又是一處冷僻的所在,一般的團隊是不會選擇的,山路上上下下,曲曲折折。石板鋪成的路走的人少了漸生青苔,被雨水打過,更是濕滑,走得很累。走了一半到“五郎拜佛”的時候已是渾身是汗了。沒想到在此歇腳時竟遇到了來自杭州的一群老人,也是要去一步登天的,他們個個鶴發童顔,七十高齡還不坐纜車,一路爬山至此,勇氣和體力均讓人欽佩不已!給他們帶隊的導遊說自己十二年來是第二次帶隊走一步登天,而且是從山下一路陪著走過來的。幾位老人說了,明天下山還是不坐纜車,要一路走下去,導遊顯然是很郁悶的。

  小坐片刻,繼續上路,在幾位老人事迹的感動下,意氣風發,很快就來到了一步登天。那是一座獨立突兀的小山峰,由一座鐵索吊橋和山路相連。橋下風生雲起深不可測。過橋後兩條垂直的懸梯附在山崖上,要手腳並用才能爬上頂峰。既然已是one step to heaven還有什麽好猶豫的呢,上!山風此時能用凜冽來形容,被雨水打濕的手握在金屬的懸梯上,感到刺骨的寒氣,好在周圍都是一團霧氣,並不驚險,只是一味的攀登,很快就來到了絕頂之上。

  就是一片不到20平方米的坡地,風一陣陣的吹來,風來的時候,你要穩住腳步才能控住重心,說話的聲音也有些聽不清晰。小鍾說他上次到這裏的時候遇到11級的大風,抱著一棵樹整整站了十幾分鍾才抽出機會下去,但他最愛的還是這裏。

  四周裏都是煙霧,遠山隨風起風止,時隱時現,恍若仙境。我並不因身居高處而恐懼,反而有跨出一步融入自然的沖動。想到臥虎藏龍裏的縱身一躍,只是沒有值得付出的那份愛情。一步之遙,仙凡境裏到底有什麽不同呢?跨過的人知道了沒有機會訴說,而沒有勇氣跨出那一步的人永遠都不會明了的!



握著朋友的手,體驗友情的溫度;吻著情人的唇,體味愛情的濕度;喝著家人的酒,體會親情的濃度;而自然的深度,來自那片不可知。

  張家界的遊覽始于龍王洞。石板鋪成的路通向洞的深處,中午時分絢爛的陽光止步于洞內的黑暗不願陪我前行。于是揮揮手,暫別這永遠熱情的朋友——你可以選擇或放棄,但是我要面對未知的世界。

  因爲凡爾納的《地心遊記》,對陽光不可及的世界有著另類的喜愛。覺得黑暗中隱藏的未知充滿了神奇,在引誘你內心的勇氣和智慧,執著的追求,那是激情和創意的源泉。

  去過馬斯特利赫特附近的一處洞穴,千百年來人們在其中進行各類創作,宗教的,藝術的,千奇百怪。其內部大部分地區沒有照明設施,全程由帶有電筒的導遊引導。昏黃的燈光指引下,一處處古代大型生物的仿真壁畫和雕塑,借助黑暗的力量似乎複活了,有著震撼心靈的美。但那只是震撼,而不是讓人感到邪惡的恐懼。那曾是自然的一部分,讓你歎爲觀止,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渺小。從來就以爲對于自然應該是敬畏的,任何形式的改造或是所謂的征服,只是一時一地,終究是會被顛覆的。

  龍王洞就是那一時一地,五彩燈光掩映下的喀斯特溶洞亦真亦幻,雕欄玉砌,流光四溢,人們用自己的方式诠釋著自然。當我發現在洞的深處,工作人員熟練的操作數碼相機和電腦爲遊客處理風景照片的時候,我徹底的失望了。這裏和鬧市的商場,電影院,健身房一般,已經成爲了徹底的公共空間,未知散盡,一切索然無味了。

  下午到了寶峰湖。先是穿梭在密密的人群中走了一段山路。其間看到一只坐在路邊石欄上的呆呆的猴子,這大約是那一天中最大的樂趣之一了。這顯然是一個見過大世面的猴子,任遊人如織從身邊走過,做著各種少見多怪的行爲,它絲毫不爲所動,如打坐參禅般定在那裏,一副不屑的樣子。遊人們倒是像猴子一般上竄下跳,拍照的拍照,挑逗的挑逗,讓人感覺到了人猿星球。

  爬到半山,眼前是一片平湖。坐在平日裏一直打交道的玻璃鋼遊艇上,聽著導遊介紹土家族的對歌風俗——對上土家族阿妹的歌,就能抱得美人歸。對不上的留在此處接受阿妹的“9年義務教育”,挑水打柴還要倒洗腳水,答案即是歌詞,見船票背面,有意者請快速強記!歌詞倒也不難記,看了兩遍倒也了然于胸了,不過船到那位阿妹的船邊,趁著她演繹山歌的時候定睛一看,實在不是我喜歡的類型,犯不著冒著倒洗腳水的風險去湊這個熱鬧,于是就三緘其口了。剩下的時間就成爲了垃圾時間,這個人工水庫的湖泊實在沒有什麽很吸引人的地方,船行的又很快,只覺得脖子隨著導遊的指點不停地轉過來轉過去的,例行公事地把風景都記錄在了相機裏,就草草了事了。

  下了船,又是混雜在一群人中間向山下走去。被人群攪得無味的時候,眼前閃過的一位少數民族姑娘。紅白相間的民族服飾(楊導後來告訴我那是瑤族),張家界導遊楊勇的網址是www.yangshizhijia.com讓人想起《天龍八部》中提起的大理一品山茶花“抓破美人臉”。那眉宇那神態那身段,簡簡單單清水出芙蓉,讓人眼前一亮, 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我承認,那一刻,我被深深地吸引了,那是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龐,那是一種未知的誘惑。讓你感到親切的笑容,心被輕輕地觸動,那神態讓我想起一些事和一些人,而那些事和那些人立刻打消了我上前和她說話的沖動,只是拿起相機,遠遠拍著照片。終于,在焦距不可及的遠處,她和人群一起消逝了。

  我很享受那短短的幾十秒鍾,它的出現使我記憶中這一天的其他時光黯然失色,成爲了美麗的雞肋。我想我是個感性和理性不斷沖突的人。生活在一瞬間帶給我的感動能讓我記憶深刻而回味許久。但是理性終究會封殺那感動,讓我重新面對占絕對多數的生活的其他時、空間。那也許是我的悲哀,也許是我的幸運,而此刻的幸運和悲哀又有什麽區別呢?
  
 


如果您想把这篇游记推荐给您的朋友,请输入他(她)的电子邮件地址和姓名:
EMAIL     朋友姓名


如果您想对这篇游记评分并发表自己的见解,请按这里  
网友评分: 尚无会员评分 浏览次数:2760 投票人数:0  
       

     

关于东游 | 东游动态 | 广告服务 | 招聘 | 东游卡 | 网站联盟 | 代理商 | 关怀计划 | 天气预报 | 邮箱 | 社区 | 网站律师
酒店预订 | 电子地图 | 列车时刻
沪ICP备05060570号-1Copyright © 1999- eastu,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5637号